文章字號:

許德友: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須廓清模糊認識

文章來源:《南方日報》    發布時間:2019-12-30

  民營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內在構成,不是可有可無的,也不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隨著生產力發展就要消失的。因此,看待中國的民營經濟,一定要摒棄“功能性”和“過渡性”的理解——現在生產力發展水平落后,需要民營經濟,以后生產力水平發達了,就不需要了,它們就要弱化甚至退場。這樣的理解,并不是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維度出發得到的結論,也不符合中國國情和發展實際。

  近日,《中共中央 國務院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》(下文簡稱《意見》)出臺。在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加的復雜局面下,國家在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上再出實招。仔細研讀這份《意見》,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,必須從理念上、認識上和舉措上,全方面理解、認識和支持民營經濟、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。

  理念上,要從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高度,全面深入理解民營經濟及其地位

  民營經濟是我國公有制為主體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,這是由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決定的。公有制為主體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所有制制度,按勞分配為主體、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收入分配制度,以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資源配置方式,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三大基石?;揪彌貧染齠松?、分配、流通及運行模式,其各個組成部分都不可或缺。民營經濟是體現多種所有制制度和多種分配方式的主要形式,是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內在構成,不是可有可無的,也不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隨著生產力發展就要消失的。

  因此,看待中國的民營經濟,一定要摒棄“功能性”和“過渡性”的理解——現在生產力發展水平落后,需要民營經濟,以后生產力水平發達了,就不需要了,它們就要弱化甚至退場。這樣的理解,并不是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維度出發得到的結論,也不符合中國國情和發展實際,會對民營經濟發展形成不良干擾和影響,要在思想領域和輿論宣傳上予以堅決抵制。2018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時重申“兩個毫不動搖”,指出“民營經濟是我國經濟制度的內在要素,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”,強調“任何否定、懷疑、動搖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言行都不符合黨和國家方針政策,都不要聽、不要信!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、安心謀發展!”基本經濟制度重要組成部分和內在要素的定位,清晰地體現了民營經濟的地位和分量。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指出,“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、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中,我國民營經濟只能壯大、不能弱化,不僅不能‘離場’,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?!?/p>

  認識上,要明確民營企業的成長與國有企業的發展,總體上是相得益彰而非相互擠壓

  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,其改革發展是相互促進、相互補充的,當然部分領域存在競爭關系,但不能簡單將兩者二元化、絕對化。一段時期以來,有研究者認為存在“國進民退”或“國退民進”,并由此得出中國經濟制度發生變化的結論;也有一些學者認為國資國企發展勢頭好,就必然會擠壓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的發展空間,或者是民營企業的快速發展沖擊了國有經濟,一些國有企業經營業績差是市場對民企過于開放造成的。如此簡單化的邏輯,在實踐上經不起任何檢驗。人們看到的真實情形是,凡是民營企業發展得好的地區,其國有經濟和國有企業發展得也不錯;而民營企業發展得不好的地區,國有經濟和國有企業發展得也不會太好。

  其實這樣的情形也不難理解。為什么某些地區民營經濟發展得好、民營企業成長得快?因為它們擁有更加公平的市場環境,更加健全的法治環境,更加健康的政商環境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市場機制的作用可以得到更好的發揮,優勝劣汰,激勵與約束相容,依據市場規則辦事,國有企業也要平等地遵從市場規則和條件約束,更多地通過市場配置獲得要素和資源。為了適應這樣的市場環境、政務環境、法治環境和政商環境,國資國企必須以此為導向進行改革和完善公司治理結構,更富有治理效率的現代企業制度由此得以形成。反之,產權?;げ黃降?,市場競爭不公平,政商環境不正常,市場主體企圖通過非市場方式獲取資源,從而出現要素配置扭曲、低效,這不僅會傷害民營企業的發展,而且會嚴重沖擊國有企業的發展,最后的結局是整體經濟的惡化。

  舉措上,要通過構建親清政商關系,讓民營企業家心無旁騖創新創造,踏踏實實辦好企業

  營造更好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,一個重要的落腳點就是通過營商環境改善,激發企業家精神,把蟄伏在民間的創造力和創新力釋放出來。政商關系折射營商環境,最終都要具象化到做事的人身上,即政府公職人員(包括各級黨政領導)與民營企業家(包括各類非公有制企業所有者和經營者)如何相處和打交道,其實這也是體現政府與市場關系的微觀視角。放在中國歷史語境下,這種關系始終是極其重要卻又非常復雜的。在所謂的士農工商的排序中,商人的政治和社會地位并不高,但它又具有強大的資本控制力和權力腐蝕性,歷史上的當權者對商人往往是既需要也利用又警惕。在當下,明確并處理好“官員”與“老板”的關系,是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重中之重。

  《意見》明確界定就是要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。構建親清政商關系,需要雙方厘清邊界、各司其職?!扒住薄扒濉倍?,形象道出了兩者相處親密而不失分寸的正常狀態。習近平總書記為領導干部的“親”“清”提出了明確要求:“要坦蕩真誠同民營企業接觸交往,特別是在民營企業遇到困難和問題的情況下更要積極作為、靠前服務,對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多關注、多談心、多引導,幫助解決實際困難;同民營企業家的關系要清白、純潔,不能有貪心私心,不能以權謀私,不能搞權錢交易?!倍源?,《意見》通過具體的政策條文予以規范化:建立規范化機制化政企溝通渠道;完善涉企政策制定和執行機制;創新民營企業服務模式;建立政府誠信履約機制。這四條舉措可謂精準到位,有的放矢,具有極強的針對性和可行性。構建親清政商關系是一個持續的過程,需要政府、市場、社會的多方參與,相信《意見》的出臺和實施將對政商環境的改善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。

  作者系中共廣東省委黨校經濟學教研部副主任、教授

轉自:《南方日報》(2019年12月30日第A14版)content_7841029.htm

中共廣東省委黨校 廣東行政學院 信息網絡中心 版權所有
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建設大馬路3號 郵編:510053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粵ICP備05013144號

{ganrao} 中科匯聯承辦,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,portal門戶,輿情監測,搜索引擎,政府門戶,信息公開,電子政務